北大西洋暖流

咸鱼一只,偶尔会诈尸。
存粮基地lof。

#群宣
#造作啊x



一个TF语C新群,很少人,欢迎进来交流玩耍x
进群请第一时间看公告,不知道语C的请自行百度,闲聊戴套

傲审,管理2P给过,不要怕我们都好相处x

禁重皮,暂时只开idw,G1,mov,
tfp,官方镜像世界
开碳基,Miko正等着Jack和Raff,
其他的等机差不多满了再考虑,

幼儿国啊宠物店什么的只是一个梗而已。

★★★高亮★★★
MOV声波急需一个MOV的床总
MOV声波急需一个MOV的床总
MOV声波急需一个MOV的床总
“老大,你在哪儿???”

私心想要个MOV大哥来唠唠嗑(不是

紫擎加分

镜像世界加分

好吧其实都蛮缺的全部加分x

最后,
欢迎加入变形金刚不正经半语c,群号码:181531518
来玩啊♪

占tag致歉


人民的名义语C群。
是的没错又是我。x
更新了一下就,又抱着不怕死(?)的心态来了。
多打了几个tag。
试图搞事。x

没啥特殊要求,就想凑齐一帮人大家一起
热热闹闹唠唠嗑啥的。x
大家开心最重要嘛。

可以随意站cp,博爱。
不重皮,人少,来玩啊。

替群里赵局长高亮招个陆处长。
现有皮表:
天团扛把子.侯亮平
天团苦力.陈海
天团大秘.小金
天团财阀.赵瑞龙
天团怼人扛把子.李达康
天团反派.祁同伟




【银土】如果变成15cm的话当然需要爱人的一个吻xx(下)

唔一直说发但是没有时间啊抱歉qwq最近考完试了也闲下来了就赶快跑过来更个新★★★
上篇链接戳这里→ http://xingbiebutongzenmelianai657.lofter.com/post/1d4b6a6c_b30f2cb
如果大家喜欢的话就好★

听到这个名字,土方一下站了起来,“就是这个!就是被喷了这个玩意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是总一郎君干的?”银时已经撕掉了糖的包装纸,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不是总悟那小子还能是谁!”想到这件事土方就只觉一股无名火直冲脑门,他在衣兜里摸出根烟点燃,叼在嘴里才把火气消了些,“有办法么?”

“嗯……我以前好像看到过……”源外老爹若有所思的道,“芥子药水……15cm……哦对,”他顿了一下便又接着说了下去,“这个药水是天人研发出来的,能够将人缩小,我记得说是复原的方法……似乎是要让被缩小者去吻自己喜欢的人,就能解除药效了。”

“啥?!”话音刚落,那三个人就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

“喂喂这怎么可能啊喂!!怎么听都觉得很离谱啊!很明显是仿照了睡○人的剧情吧很明显是啊!”山崎退首先提出了质疑,“副长这简直太不科学了啊!”

“我只知道这个方法啊……应该还是有效的吧,毕竟天人发明的东西是什么都会有的啊,不信的话可以试试再说嘛……”

而此时的土方十四郎仍是完全没有回过神来,他满脑子都回响着刚才源外老爹的那句话,什么叫亲自己喜欢的人卧槽?!这是什么鬼设定啊喂!!而更他感到郁闷的是,当他听到那句话时,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竟然是身边那个废柴白痴天然卷的身影。不不不不不不不……他使劲摇了摇头,想把那奇怪的想法从脑子里驱逐出去,蓦地一抬头却又恰好和那双猩红色的双瞳对上,土方十四郎慌忙别过头,“这怎么可能啊!天然卷你认识的人都是这么不靠谱吗!”

“多串这话可就不对了啊,源外老爹一直都是很靠谱的啊,说不定这个方法会有用的哦~”本来也想吐槽几句的银时却在看见对方的反应之后改变了主意,毕竟面前这家伙傲娇的样子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一边的山崎还想再说几句,却在被坂田银时狠狠瞪了一眼后乖乖闭紧了嘴巴。

“……事到如今,也只能试一试了,”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土方十四郎点了点头,忽然,源外老爹的一声疾呼打断了他的话,“对了对了!还有一个小问题!土方副长如果是没有在十天之内被解除药效,那么你很有可能会永远维持着15cm的形态……”

“还有时间限制么这种东西?!”十天的时间道长不长,道短不短。就算吻喜欢的人只是一瞬间就可以完成的事,可光是让他下定这个决心恐怕都要十天。更何况一旦超出了时间,自己很有可能会永远只是一个15cm的小人,土方十四郎猛然感觉从心口上升起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十天够了啊!多串不要告诉我十天你都做不到这种小事啊!”坂田银时捏起了土方又将他放到自己肩头上,“谢咯源外老爹!阿银会很感谢你哟——”朝对方道了谢后,银时便和山崎带着土方回了真选组。

“万事屋,”一路上本来沉默着的土方十四郎却在坂田银时迈入屯所大门的那一刻轻轻开口,“在这十天里,我能委托你暂时成为真选组的副长么……毕竟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法干什么。”语气平淡的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

“诶?!我吗?”

“但那吗?!”

听到这话的银时和山崎都被吓了一跳。

“我是认真的。”这个一向以冷硬著称的黑发男人露出了少有的脆弱的一面,土方十四郎将手轻轻搭上了腰间的村麻纱,抬起了烟蓝色的的眸子看向了坂田银时,“这个委托,你必须接下。在我变小的这段时间内,你要代替我成为真选组的副长,不出一点差错。”

坂田银时沉默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土方竟然会愿意让自己暂时成为真选组的副长,这无疑就是在另一种层次上确定了他们的关系。本以为自己和这个人之间永远只会是床上伴侣的关系,身体上的契合度对两人来说都是很不错的享受。尽管说对土方有些许感情的话,也不会轻易流露出来。

这一点他们都很清楚,谁先说出喜欢的话,就输了。

所以即使再怎样在乎也要瞒在心里,不被对方看出一丝端倪。

而土方十四郎也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有一丝不可置信。面前的这个银发天然卷,从他们第一次相遇开始就一直是争吵不断,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即便是这样,在彼此遇到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的却也是彼此。

自己之所以会选择他,也是因为那份在漫长的交往岁月里建立起来的信任。

“行。我接下这桩委托。”坂田银时伸出手挠了挠自己那头乱蓬蓬的银发,“那土方君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一定要在十天之内,变回来。”

“一言为定。”土方在银时的脸上戳了一下。

“一言为定。”

给真选组里的众人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坂田银时便也换上了那身黑色的制服,暂时成为了真选组的副长。在心里暗自庆幸这几天又可以省下不少的饭钱,他走回了房间,谁知却在望着桌上那一摞的公文傻了眼。

“但那你来啦,”山崎退从一堆文件里抬起了头,“这是今天要审阅的文件,请赶快看哦!”说完便又埋进了纸堆开始整理。

“等,等一下啊喂!”坂田银时只觉得头昏脑涨,“你叫阿银我来当副长只是想让我来做苦力的吧!!!这么多怎么可能看得完啊~!”

“这只是老子平时工作量的一半而已,万事屋你在鬼叫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土方十四郎已经站在了桌上,望向银时的烟蓝色双瞳傲慢无比,“况且我已经让山崎把文件分了类,你只需要签字就好。明白了么,坂,田,副,长?”最后四个字特意加了重音,仿佛是在强调些什么。

“这样压榨劳工的话阿银绝对会去告你们的啊!绝对会告的啊!”依旧发着牢骚的银时却拿起了桌上的笔,抢在土方骂人之前开始了工作,“不过既然是答应了别人的事情还是要好好完成的!”

“……嘁,这还差不多。”把即将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土方十四郎便靠着笔筒坐下,微眯着眼睛开始监督起了面前人的工作。

于是,坂田副长漫长而又悲惨的劳苦生活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今天是距离土方十四郎被变小的第八天,然而让土方恢复原状的工作却依然没有任何进展。眼看着十天就要到了,众人却仍是束手无策。

喜欢的人……吗?土方十四郎看了看那边正围成一圈讨论着今天要让多串去亲谁的白痴方案的一群人,有些无奈的闭上了双眼。

近藤大哥和总悟那小子都知道的,如果说要问真选组的鬼之副长曾喜欢过谁的话,那答案一定只有一个,便是冲田三叶。

可是三叶却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当初看着她微笑着闭上双眼的时候,土方十四郎才发觉自己在生与死面前是显得那么无力,那么渺小。

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无法让她幸福,甚至还要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去亲手杀掉她已订婚的丈夫。背负着这一切的土方十四郎忽然开始对自己挥刀的信念产生了动摇。

直到那个银白色天然卷的家伙来到了天台,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土方觉得自己在那个瞬间心蓦地漏跳了一拍。

和那个人的斗嘴变成了日常,互相贬低对方喜爱的料理已是常事。他蓦然发现,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因为这个人的存在而出现了一抹亮色。他开始在醉酒之后接着酒劲和对方讲述在武州的那一段生活,作为交换银时也说了一些白夜叉时候的往事。渐渐地,不再只是单纯的喝酒,每次酒后的lovehotel时间才是对方在意的重点。前几次自己还颇为激烈的反抗,后来则是放得开了也不再拒绝。

说到底,自己和那家伙的关系也只是维持在肉体上而已。

所以那里还谈得上什么喜欢不喜欢。

又或许,不是这样。

那个人偶尔朝自己投来的目光似乎太充满感情,而每次欲言又止的样子简直逊毙了——

和自己一模一样。

自嘲般的咧了咧嘴角,土方咬牙在心底决定今晚趁银时睡着之后偷偷去索个吻。

不论结果如何。

这算是孤注一掷了吧。

就赌一把试试。

赌自己对银时的那份感情。

土方这么想着的时候那群人也早已散走。坂田银时正坐在他不远处,几日了的疲倦已让他有了两个熊猫大小的黑眼圈,眼皮沉重地似乎一闭上就不愿再睁开,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好让自己清醒些,这已经是第八天了,银时心想,可是土方却还没有任何想要变回去的行动,和猩猩以及总悟的讨论也总是以失败告终。

毕竟,没有人知道土方十四郎现在喜欢谁。

冲天三叶早已不在,就算是让土方在十天之内去喜欢上一个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坂田银时却不愿。

他不能忍受土方和自己以外的人接吻。

也不能忍受土方爱上除自己以外的人。

不过,他还不知道对方的答案。

喜欢,只是一种感觉罢了。

而爱,才是让人,沦陷的情感

“多串,阿银我先睡了哦……”打了几个呵欠,银时略带倦意的趟倒在了床上,但猩红眸子里的光芒却丝毫没有减弱。

“……晚安。”出乎意料的,土方十四郎并没有让他再去阅几篇公文,而是默许了一切。

听着那家伙逐渐均匀地呼吸声,确认了好几遍对方已经睡熟后,土方从窗台上轻轻跳了下来,不出一会功夫便来到了银时的枕边,看着对方熟悉的睡颜 ,土方心一横低下头在人淡色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什么也没有发生。

身体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15cm的个子,正坐在人枕头上。

没用么?

虽然自己早也有了心理准备,他苦笑,为什么真的发生了之后还是会觉得有些失落?

既然没什么用的话,土方转过头又啄了啄银时的嘴唇,这也不算过分吧。

深吸一口气只觉得一股甜得发腻的草莓牛奶的香味涌进心肺,土方十四郎伸了个懒腰便在银时枕头上躺下。

就这么睡一觉吧,他想。

连赌的这一把都输了么。

“我真是个傻子。”土方低头轻叹。

这可是一份连自己都无法确定的感情啊。

土方十四郎闭了眼,不再去想,坠入梦乡。

坂田银时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然后慢慢的坐了起来。昨晚上睡的不是太好,先是梦到了有人在亲自己,然后半夜又感觉都有什么东西压了上来,过了一会儿又下去了,他打了个寒战,该不会是鬼压床吧?

“唔……”这时,他忽然听到身旁有轻微的 呼吸声,银时有些僵硬的转过头。

“多串……?!”

!!!

他什么时候恢复的!

这个正熟睡着的黑发男人,可不就是变成了15cm的土方十四郎吗,不过现在,他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身高,睡的正香。

坂田银时震惊之余还不忘舔了舔嘴唇,果然,尝到了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原来是他么?

坂田银时轻笑出声,这家伙还真是别扭到死啊,一定要等自己睡着了才敢来吗?摸了摸对方那头柔软的黑发,银时撑着头趴在床上,盯着土方出了神。

如果说是他亲了自己后恢复了,这也就意味着,

土方,喜欢我?

正当银时偷着乐的时候,土方也醒了,看见银时后烟蓝色的瞳孔里写满了疑惑,“万事屋?你也变小了?”话刚出口他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难,难道说?!”土方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该不会是昨天偷吻了银时结果起作用了吧!

“没错哦土方君,”坂田银时的尴尬,“欢迎回到正常的世界!”

本以为会被嘲笑的土方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愣,但很快他也明白了什么,笑笑之后扯过银时衣领在人脸上轻轻一吻,“嗯。我回来了。”

既然不愿意说破,那就不要说破好了。

两个人都明白的感情,便再不需要语言来证明。

当真选组的众人急匆匆的想拉着银时继续去商量的时候,却发现了早已恢复的副长和一旁坐着百无聊赖的某人。

就当是那药自己失效了吧。土方十四郎对下属们这么解释道。

土方十四郎恢复正常,真选组皆大欢喜。

坂田银时回了万事屋,继续接生意。

经过这件事之后两人的关系明显上了一个层次,并且朝着某个万劫不复的方向迅速奔去。

一起去定食屋的频率也逐渐变多,有时甚至会相约一起去看部电影。土方也习惯了银时会在两人走在街上的时候握住自己的手,常年握刀的手掌有着一层厚厚的茧,互相摩擦着便在手心生出极高的灼热。温度沿着手臂攀附直至心脏,让人舍不得松开。

或许,他们从相遇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纠缠一辈子。

感情这东西,一旦确定,

便是怎么也,磨不掉了。

【银土】如果变成15cm的话当然需要爱人的一个吻xx(上)
    qwq找了半天不知得怎么不发图片直接发文也是要被自己蠢哭于是只好配了一个有点魔性的配图x
    一个清奇的脑洞吧x也是第一次发文望喜欢x分两次发完吧★
 
    真选组最近查处了一个违法经营的天人
制药厂。
 
    因为事先已经做好了准备以及线民提供的有效情报,从下令到解除对方武装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但随后而来的盘点就是一个相当繁琐和复杂的工作了。土方十四郎一边叼着烟,一边指挥着队士们开始清点缴获的药品。
 
     “副长,这里都清理好了……”山崎退拿翻着文件,用清脆的声音报告,“一共查处了一千五百二十二份劣质食品……”
  
    土方十四郎咬着烟接过了报告,有些烦躁地翻着,本以为这次行动会牵连出一些幕府与春雨勾结的证据,可是这个制药厂却意外地脆弱,连守卫都只是几个软脚虾而已。
 
     根本就打不过瘾啊,他这样想着。
 
     “呐,土方桑,我找到一个貌似很有趣的东西啊,”这时,冲田总悟拿着一瓶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药水瓶走了过来。

     正忙着的土方十四郎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别拿这个来烦我!有时间在这上面还不如给我滚去工作啊你这小子!”
 
     “别这么绝情啊土方桑,”冲田总悟硬是将那瓶药水递到土方十四郎面前,“不看一下会后悔的哦。”

    “芥子药水?这什么鬼东西……”土方十四郎极其不耐烦地接过,翻过瓶子看了看使用说明,浅绿色的贴纸上只写着这样一句话:可使被此药水的喷到的一切变小为只有15cm。

    没有生产日期,没有成份说明,也没有恢复原状的办法,甚至连安全认证都没有,土方十四郎皱了皱眉,这样的四无产品究竟哪个白痴会相信啊,现在的制药厂智商都被狗吃了么……放着正常药不做偏偏要生产这种东西……

    “噢噢,原来是可以把人变小的药水啊……”冲田总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种东西要怎么办啊土方桑,销毁还是……直接使用看看效果再说呢?”他忽然上前一步从对方怀里抢走了瓶子,然后毫不犹豫地揭开了盖子将药水泼了出去。
 
   土方十四郎下意识的想要闪开,却晚了一步。刺鼻的香味迎面扑来,瞬间将他包裹在其中,“咳,咳咳……总悟你小子干嘛!!!”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总悟洒了一身那药水,土方有些愤怒,一口啐掉被浇灭的烟拔刀便向总悟砍去。
 
     “啊……”冲田总悟懒洋洋的闪过了砍来的刀刃,看着面前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的人有些失望的嘟囔了一句,“土方桑为什么没有变小呢……”    “总悟!你小子以后要是再乱喷这些来历不明的药水就给我做好切腹谢罪的觉悟啊!”土方皱了皱眉把刀收回了刀鞘, 嗅了嗅制服,那股刺鼻的香味依旧没有散去,反而浓郁的让人有些头晕。

  “嗨嗨!不过下次我可能会把它直接加到火箭炮里轰向土方桑哦!”漫不经心的回了这么一句,总悟便走回了自己的一番队。
回到屯所,土方十四郎便换下了身上的衣服,可是那股香味仍迟迟不肯散去,如同被一团巨大的棉花包裹着,越挣扎却越陷的越深。他烦躁地拍了拍桌子,手 习惯性地从衣兜里掏出了烟盒,摸出一根烟后【啪】地一声用蛋黄酱形的打火机点燃。浓烈的烟草味暂时冲淡了香味,土方便拿起了桌上还未批阅的公文看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等他再抬起头时,天已经黑了,桌角的灯幽幽的亮着。土方忽然想起今晚还有近藤桑办的庆功宴,查处这家天人工厂虽说不是件多大的案子,但为了收集情报设计方案还是花了队士们不少时间和精力。他急匆匆地打开门,刚想出去却看见门口正静静地立着一瓶酒和一张字条,“副长看你在工作就没有敢打扰,这瓶酒是近藤桑让我拿来的,偶尔也还是要注意一下休息啊副长~”看完了字条上的内容,土方十四郎的唇边露出了一个稍纵即逝的笑意,这些家伙真的是……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向了大厅。

像往常的每一次庆功宴一样,所有人都喝的酩酊大醉,抱着酒瓶睡的正香。土方十四郎看着这满地狼藉只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跳了跳,这阵仗怕是明天又得让他们用半天的时间来收拾了吧…….

土方十四郎打开了酒瓶,随手拿过一个干净的杯盏斟满,一饮而尽后便回了房里睡下。虽然 感觉头略有些晕沉,但他也没管那么多,阖了眼就不愿再睁开,直至深眠。

次日清晨。

因为前天晚上闹得太疯,大部分队士都头疼欲裂的睁眼,宿醉之后的感觉的确不好受,可令他们吃惊的是,这次却没有看见副长黑着脸吼着切腹让他们去把组里打扫干净。于是依旧晕乎乎的山崎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土方的房间,心里祈祷着副长这次可千万千万不要是变成宅十四了啊一边轻轻推开了门。“……副长?!”

然而当山崎打开门之后却发现了让自己更大跌眼镜的事情,真选组副长,土方十四郎,178cm的大男人,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只有15cm高的堪比外面卖的手办玩具的小人,正背朝着他坐在桌上,盯着不知道窗外哪里出神。

“山崎?!”土方十四郎尴尬的转过头,一时竟有些语塞。当他今天睁开双眼,看着四周比自己大百倍的物体之后,心情竟也没有现在复杂。脑子里面乱哄哄的闹成一团糟,土方十四郎瞥了一眼面前宛如巨人一般的山崎,任命般的点了根烟,没再说话。

“哇塞塞!副长你真的变小了啊天!那种药水竟然会真的有用!!!”山崎尖叫着冲进了土方的房间,本想伸出手去戳戳副长的脸却在看见对方狠厉的眼光之后默默缩回了手。土方十四郎咬着烟头怒吼道,“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想办法怎么才能恢复原状吗?老子只是变小了又没有缺胳膊少腿你至于吗!”

“抱,抱歉副长我,我……”被吼了一声山崎也明显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要不要把冲田队长叫来问问?”

“不!”土方立马一口回绝,这个时候你要是去找总悟那小子还不得立马赶归来杀了我……更何况这件事情绝对不能闹大,否则对真选组将会非常不利,如果说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山崎,带我去万,事,屋。”

于是,秉着不多嘴不多问少找打的原则,山崎带着自家15cm的副长跑向了坂田银时的万事屋。

听完了土方十四郎简短的叙述,坂田银时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扣着桌面,“为什么会来找阿银我呢?就算是叫做万事屋也不代表真的什么都可以解决啊……”他好笑的看着面前的人,这家伙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想起自己吧……

“天然卷你别给老子废话!你认不认识有能力解决这件事的人!”土方十四郎抽出腰间的刀指着对方,即使那刀看上去也只有牙签那么长却还是对银时有着不小的威慑力,他往后缩了缩,“多串君冷静——”

“认识当然认识——银酱谁不认识啊——”坐在沙发上梳着丸子头正嚼着醋昆布的女孩忽然喊了一句,“不过税金小偷你变成这样真的好萌阿鲁,就像银酱珍藏的结野主播的手办一样……”

“卡古拉你就别捣乱啦,土方先生和银桑正在商量正事呢。” 一旁戴着眼镜的男孩提醒了一句、

“诶?!眼镜说话了阿鲁!”

“……你说谁是眼镜啊!”

坂田银时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看着自家那两只小型犬的争吵,“人我认识啊……不过,事成之后土方君打算怎么报答我呢?”他半眯着眼睛盯着土方,狭长的猩红色眼眸中折射出一丝不明的意味。

“旦那,如果是报酬的话真选组一定会一分不少的给你啊,”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了,把事情解决了再说。”咬牙切齿的打断了银时的话,土方十四郎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好歹也给老子看一下场合啊混蛋!!

坂田银时在心底小雀跃了一番便起身,“走,阿银带你去。”他一手捏起了土方的衣服把他放到了自己肩上,转身朝一旁的山崎道,“吉米君走了,想让你家副长恢复原状就快点跟上来!”走出了门口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喊了一句,“卡古拉和新吧唧帮我看家啊,别随便出去!”

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土方十四郎打心底里觉得自己已经要僵硬成了一个手办,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自己比阿女、成一个手办,至少可以不用动不用去想不用去看现在的情况。坐在万事屋的肩膀上虽然方便了不少,可是如果这样子碰上了熟人的话要怎么办?一路上坂田银时偶尔转头瞥一眼满脸纠结的土方十四郎只觉得自己心情莫名大好,不可置否的笑笑便把头转了回来,多串这个样子,真的比以前可爱多了……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源外老爹的研究所。坂田银时敲了敲门,“老爹——在吗——”

“来啦来啦,”源外老爹打开门。让银时等人进去,“啊,是万事屋啊,又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老爹是这样的,”坂田银时把肩上的人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我有一个朋友他被喷了一种药水变成了只有15cm的小人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让他复原呢?”说着他斜着眼看向了一边的桌子上的一根棒棒糖,示意山崎退帮他拿过来。

源外老爹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哦,是不是那个什么……芥子药水?”

                                             TBC.